• Enoch

從「無職轉生~到了異世界就拿出真本事~」看日本文化現象

已更新:1月7日

撰文:林以諾傳道

(網上圖片)


引言

筆者觀察到近年日本動漫興起「轉生異世界」這題材,十分渴望嘗試以其中一部現時爆紅的「無職轉生~到了異世界就拿出真本事~」作主幹來探討日本現時的文化現象,其中只會略略與其他轉生異世界題材作簡單引述,盼能從動漫中了解到現時日本文化現象給人關注些什麼,從而讓關心日本的人可禱告記念,用適切的行動去回應。


故事內容

「無職轉生~到了異世界就拿出真本事~」這故事起初講述男主角是一位三十四歲無職男終日在家中,外表看起來給人一種噁心的感覺,就連父母的喪禮他也待在家中沒有出席。他的家人出席喪禮後回到家看到男主角在看色情影片並在自慰,一怒之下將男主角趕出家門。男主角兩手空空、萬無目的地在街上閒逛,突然看到有人快要被貨車撞到時,他急忙將他們推開,他就這樣過身了。但瞬間就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,看到一對男女在自己面前,這時男主角才發現自己帶著前世的記憶來到一個新地方出生,故事就這樣正式開始。[1]

(網上圖片)


男主角(魯迪烏斯·格雷拉特)的新生命活在一個劍與魔法的世界,當他第一次被母親用魔法治療時,就激發起他對學習魔法的興趣,終日埋頭苦幹用盡自身的力量發動魔法,不久他便成為別人眼中魔法天才,他自己也積極過活自己的人生,向著不同的目標進發,與前世的生活態度產生極大的差異。

(網上圖片)


故事中令人在意的情節是當他睡著時,有時候會遇見神明,但那個時候他的身軀會回復前世的噁心樣子,稱為靈魂的模樣,這是男主角最討厭的時刻,甚至對話表現也會變回像前世一般。

(網上圖片)



主角的背景所反映的日本文化現象

主角的前世是一位無職處男,他並非一位宅男、毒男或尼特族,有一些地方描述他是尼特族,[2] 但我從故事背景了解,認為主角是比尼特族更嚴重的情況,而是蟄(粵音:疾) 居族「ひきこもり」(social withdrawal)。尼特族(NEET)雖然是沒有(Not)在就學(Education)、沒在工作(Employment)、沒在接受職業培訓(Training),是一些沒有方向和目標或不願意工作的人,[3] 他們會漫無目的閒逛,會外出,會購買自己認為幸福的商品。但蟄居族是完全不會踏出家門,一直在家中隱藏自己。蟄居族是指由於各種因素,避免社會參與(包括:上學、就業、外出互動等),蟄居是一種非精神疾病現象。[4] 根據世界精神保健(WMH)從2004年開始對20歲以上群體進行調查,研究於2010出版發表表示日本全國11國直轄市的20至49歲居民隨機抽樣對1660人直接訪談,出現蟄居族平均年齡為22.3歲,蟄居族情況二十多歲的人比三十至四十多歲的人多,而大多數為男性。2006年全日本總戶數為51,102,005戶,當中有255,510戶(0.5%)有蟄居族的情況。[5] 雖然每一個人也有他的故事和經歷,相信現時的蟄居族不多不少也有相似的經歷,而主角為何會蟄居?從一起初我表達了他的外表看起來給人一種噁心的感覺,就是頭髮油𥹉𥹉、整體肥胖、外表不討好等。而他過往在校園更是被眾同學欺凌的對象,無論男女感覺全校都在欺侮他。漸漸他就開始不上學窩在家中打電動,有同學嘗試去他家中陪伴他玩,但對話中同學所說的好像不了解他,主角也因此將最後一個會與他說話的人也趕走了。主角直到死前也再沒有與別人說話了,臨死前也因很久沒有說話無法大聲提醒快被車撞的人,最後就過身了。如果劇情再有新增一些描述,或許他也會被人誤會他是自殺,而非劇中所描述他是為了救人,或許報導會寫「一名蟄居族因被家人趕出家門,而選擇自殺。」這套動漫起初是以小說形式登場,小說爆紅的原因,或許不多不少是主角的背景與現時的日本人十分有共鳴,以現時的世代來看,一個訊息爆紅,必定是與時下一些現象十分有關係,產生共鳴的訊息必會受到關注,但這小說爆紅相信不單止只是背景有共鳴那麼簡單,而是因為他有出路。


主角轉生異世界成為日本人(讀者)期盼的烏托邦

「轉生異世界」這個主題是近年十分熱門的創作題目,多部有質素的作品也從小說或漫畫登上動畫呈現,甚至更有一些大作登上手機遊戲。到底為何「轉生異世界」這個題目讓人那麼著迷?以筆者的觀察,他們都有共同的訊息,就是「烏托邦」,烏托邦又稱「理想鄉」,意指理想完美的境界,特別是用於表示法律、政府及社會情況。[6] 筆者過去曾看多部轉生異世界動漫如「關於我轉生變成史萊姆這檔事」、「轉生成蜘蛛又怎樣!」、「轉生賢者的異世界生活~取得副職業并成為世界最強」、「我是村民有意見?」以及是次探討的「無職轉生~到了異世界就拿出真本事~」等等。這些作品主角的生前背景往往被描述得十分普通及平淡,沒有什麼成就,共通點都是沒有戀愛經驗,是單身,而最極端的例子相信就是「無職轉生~到了異世界就拿出真本事~」,無職轉生的主角前世是眾多作品主角中最一文不值和最不討喜,是超越了平淡的人生,正因為這樣,異世界的烏托邦成為這些主角們的救贖,每一個都可以有重新再來的機會,他們每一個都擁有十分積極的人生觀,異常努力的鍛煉自己,遇到眾多困難從沒有放棄,一直邁向更美好的人生。但經過仔細觀察,回想他們每一個的前世,其實他們都從沒有放棄自己的生命,他們只是活得平淡又平凡,他們其實都不想死。但因著劍與魔法的世界,他們就好像玩電玩一般,不斷去磨練自己,當每獲得一個技能就異常興奮,異世界或許就是他們心目中夢寐以求的世界,在那裡他們可以拿出真本事去活著,而且往往是高人一等,比任何人都優勝的生命。回看現實,這些動漫是否也是日本人(讀者)渴望想擁有的烏托邦?深信很多人內心也渴望活得不平淡不平凡,他們也渴望自己是擁有十分突出和優勝的生命,在現實中他們的出路又是什麼呢?


聖經中的轉生異世界

轉生異世界這個題材在聖經中到底有沒有呢?若日本人十分期盼轉生異世界是一個烏托邦,聖經中所描述的,是否又是日本人所渴望的呢?

啟示錄廿一1-4「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。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,海也不再有了。2 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裡從天而降,預備好了,就如新婦妝飾整齊,等候丈夫。3 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:“看哪!神的帳幕在人間。他要與人同住,他們要作他的子民;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,作他們的神。4 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。不再有死亡,也不再有悲哀、哭號、疼痛,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。” 」[7]

聖經中所描述的新天新地,「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。不再有死亡,也不再有悲哀、哭號、疼痛。」這樣美好的境況會否是日本人(讀者)所期盼嗎?在筆者來看或許是一半一半,記得有一些轉生異世界的情節也有「神明」在當中運作整件事情,而轉生者(主角)往往對神明並不太有好感,會覺得一切的事情都是「祢」搞出來的好事,當與神明對話,或許有些不耐煩的感覺,感覺被神明玩弄一般。而無職轉生的主角每次見到神明時,他都會帶著前世的身軀見面,這是他最憤怒和討厭的時間,完全不想與神明對話。這樣看來,若日本人知道有神的主宰,他們其實有很多疑問和不滿希望能得到解答,他們或許明白一切皆有主宰,但這個主宰又好像在玩弄他們的生命,以至他們覺得有苦難在生命中,或許這就是基督徒與日本人對話的危機。但正所謂有危就有機,基督教教育往往會提出教育時機,當遇到日本人的反感時,亦是讓日本人了解和理解的時候,若能有更多機會讓日本人認識聖經中的神,當他們有更深入的了解,或許不再帶著以往的想法來看待「神」,或許在今世和來世也能帶著期盼來認識自身的美好。


總結

當筆者從「轉生異世界」這題目看到日本人內心是充滿期盼有更美好的將來時,十分渴望他們珍惜現世的生命,雖然過往也了解日本人往往要迎合整個社會和身邊的人的期望,但在現世他們能早日認識主耶穌,在當下就活出主所賜美好的人生,那就太好了,相信他們不需要等到異世界的來到,而是現世就能活出主所賜的理想世界,這樣就好了。


#轉生異世界 #無職轉生 #日本 #日本文化 #日本宣教